您的位置:永利402com官方 > 考古随笔 > 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发布时间:2020-03-05 00:57编辑:考古随笔浏览(166)

    曲 人

    pull-right" data-tag="share_1" >

    2006年7月24日,广西楹联学会高级顾问韦纬组,常务副会长刘丕展、周绍麟,会长助理廖铁星等一行七人,应广西大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南宁大明山风景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罗世敏的邀请,前往大明山进行考察采风,并准备为大明山风景区征联活动做一些前期工作。在此之前,他们已拜读了罗局长主编的《神奇大明山》和《大明山龙母揭秘》两本专著,对大明山已有了初步的认识。但要真正读懂大明山、感悟大明山,非亲临其境不可。为此,罗世敏局长作了这次周密的安排。

    近年来,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的历史文化挖掘和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一系列新发现的文化遗存证明大明山的历史文化对岭南的民间信仰影响很大,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大明山是壮族圣山,素有岭南奇山,人间仙境的美誉。为这座名山征联,对广西楹联学会来说,的确是一出非比寻常的重头戏。不久前,学会已责成会长助理兼副秘书长廖铁星做出一份详细的实施方案交给了大明山管理局(这份方案包括在大明山建当代碑林、出版古今有关大明山的诗词楹联集和为大明山征集风景点楹联等内容),现又派出骨干人员前来大明山实地考察采风。这既是广西楹联学会对大明山征联活动的重视,又是对罗世敏局长盛情邀请作出的积极回应。

    广西大明山的壮语名字叫“岜是”,意思是祖山、圣山。在壮族人的心目中大明山是天之柱,是通往天界的仙山。壮族著名的民间传说故事《妈勒访天边》和《特火请太阳》中所述说的太阳的居处“天柱”和“昆仑”指的就是大明山,妈勒和特火经历千辛万苦登上大明山,终于把太阳请了回来,为壮乡带来了光明。在古壮语中,“天柱”的壮语译音就叫“昆仑”,中华民族的千古神话“昆仑之谜”只要在大明山的深层文化中都能够得到完全的解读。壮族的著名古籍《麽经布洛陀》曾记述古代有一次大洪水,许多地方都被淹没了,只有“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没有被淹,这“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就是圣山“岜是”,即大明山。《麽经布洛陀》还记述,壮族人不管在哪里死了,都要做一个招魂的仪式,让死者的“魂魄回归岜是”。在壮族的民间传说中,大明山是天上的圩市,叫“天圩”,是神仙居住和聚会地方,大明山的四天坪的城寨遗址就是“天圩”的遗址。古代山下的村民何邻、卢六等人上大明山修炼,结果坐化成仙。村民韦求寿上山遇见仙人,结果从19岁的短命郎变成了91岁的长寿老人……这些记述和传说使大明山充满神奇的色彩。

    大明山最早叫博邪山,博邪山在壮语中是祖宗神山的意思。这座横空出世顶天立地的名山,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都变化无穷。南宁市区海拔不足百米,而距市区仅80 公里的大明山,最高峰龙头山却海拔1700多米,俨然是一条冲天而起的巨柱,巍巍然矗立于祖国的南疆。其雄视八方的气势,不可名状!

    为什么大明山叫做祖山和圣山,这一个隐藏着千古之谜的大山一直到2005年南宁市开展大明山保护与开发大会战后才揭开了她的历史真面目。解开大明山千古之谜的钥匙就是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使我们解读出沉埋在大明山荒草中的一代文明。

    大明山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积淀。上世纪70年代,广西文物工作队曾在武鸣县甘圩乡步拉利山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三颗巨猿牙齿化石,其地质时代属更新世早期。考古专家认为,这对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说法是一个挑战。因为据此推断,早在200万至250万年前,大明山已有巨猿与直立人的存在。当然,这个问题还需进一步的考证。不过,从紧靠大明山的武鸣县马头镇的几百座商周战国时期的墓葬,及其中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和刻画有图文的上万件玉片来看,说大明山地区是壮族文明的发祥地,是壮族最早的方国,应该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了。人们完全可以想象,今天的武鸣县马头镇——当年马头方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曾经有过的辉煌!

    一.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另据专家考证,大明山地区又是龙母文化的发源地。龙母文化源于这样的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大明山有一位贫穷的壮族妇女在路边捡回一条受伤的小蛇,细心地治疗护理,后来,小蛇一天天长大,小小的茅屋几乎被撑破,尤其是那条不断长大的尾巴已长到了屋外。于是这位善良的妇女毫不犹豫地用刀砍去了蛇尾,使这条蛇最终变为掘尾龙。蛇变龙关键是砍去蛇尾。那条不停止长大的尾巴,显然寓意这就是拖在人类身后的不断膨胀的欲望。龙母扶危济困,不仅挽救了小蛇的生命,而且还教它成才——化龙。这种泽及异类,造福子孙的功德,以及施恩不图报的博大胸怀,使她成为壮族圣人,成为人们崇拜的偶像。环大明山地区现存的多处龙母庙遗址和传说,还有这里的壮族人从不打蛇、不杀蛇,更不吃蛇肉等等,都为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发源地这一论断,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为了认真贯彻落实南宁市委马飚书记关于大明山地区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要注意挖掘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历史遗址、民族风情、自然奥秘,挖掘出景区、景点的文化内涵、历史内涵、民族内涵”的指示,2005年5月,广西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了民族学、壮学、考古学、社会语言学等方面的专家学者10多人,开始对大明山的历史文化进行专题考察与调研,经过一年多的考察和调研,结合考古学、地名学、民俗学等多学科研究成果研究分析,专家们一致认为:环大明山地区是中华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至于现今依然在环大明山地区流行的、一千多年前已闻名于世的舂堂舞、传扬歌、师公经等等,又说明这里是壮瑶原生态民间宗教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1.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最深厚的地区

    是的,大明山地区的民族文化远不止这些,这里的婚俗文化、节日文化、竞技文化……无一不为这座壮族祖宗神山增添奇异的光环。

    龙母文化是岭南影响最为深远的的民间信仰,这一文化的源头就在环大明山地区。

    毫无疑问,大明山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相当丰厚。开发、利用这些极其宝贵的文化资源,对落实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北有桂林,南有南宁”的旅游发展新战略,具有深层的意义。大明山之子罗世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回到大明山的,他要在这里干一番真真正正的名山事业。因此,他当仁不让地出任了大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和大明山风景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之职。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大明山人,更主要的是他是一个壮学专家,对骆越文化、龙母文化、马头文化等等有很深的造诣。他主编出版了《神奇大明山》、《大明山龙母揭秘》和《大明山的记忆》等书。可以说,如何开发、利用大明山,罗局长完全称得上是一个行家里手,最有发言权。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最深厚的地区。整条大明山山脉传说是壮族神龙“特掘”的化身。大明山有龙头峰、龙尾瀑布、龙脊台、龙母大峡谷、龙母坟……等。可以说大明山的每一条河谷都有龙母文化的痕迹,环大明的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村屯都有龙母“娅仆”和龙子“特掘”的美丽传说。在大明山的典籍中,龙母被壮族人民称为“高祖”或“圣祖”,大明山是壮族的龙母神山。

    在开发、利用大明山文化资源之初,罗世敏局长就意识到,作为壮族圣山,大明山不仅要向世人展示壮文化的特色,还必须要体现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多元性。就这点而言,大明山显然存在不足之处。这座历史久远,声名显赫的大山上,缺少了名山大川必须具备的楹联文化,人文景观至今依然是一片空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环大明山地区有一个很深厚的“特掘扫墓”故事传承圈,这些流传在环大明山地区的“特掘扫墓”故事有四个显著的特点:一是覆盖面广。二是情节具体确切。三是故事形式多样,版本众多。四是壮族龙母故事主要情节基本相同。

    不错,古今名人吟咏大明的佳作不少,如明代武鸣第一乡贤李璧的《镆邪山》: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的富集区。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文化遗存主要有龙母文化村、地名、庙宇三大类。龙母文化村目前已发现了4个,是珠江流域传说是龙母村最多的地区。环大明山地区还有众多的龙母庙和以龙母为主祭祀神的庙宇。在每一条发源于大明山的河流出山的河口处或两河的汇合处几乎都有龙母庙,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南麓和东江、西江沿岸最多。因此清代的《武缘县图经》记载“龙母庙,县境乡村多有之,祀夫人”。环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遗存最密集的地区。

    仙人佩得镆邪还,误落飞泉第一湾。

    从民间民俗遗存、传承方面看,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崇拜民俗最为久远。这些民俗主要有:起源于龙母祭祀活动的歌圩民俗,起源于“特掘扫墓”的壮族三月三祭祖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饮食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建房“安龙”习俗等。

    三尺精灵化龙去,空留万丈镆邪山。

    2. 珠江龙母文化发祥地。

    这首诗形象地把大明山说成是仙人失落佩剑化成的山。诗中第三句说剑的精灵化龙而去,与龙母文化中的化龙故事有殊途同归之妙。李璧诗的构思应该不是巧合。又如清代号称粤西第一号风流人物刘定逌的《大明山遇雨》:

    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是珠江流域历史最悠久的龙母文化,是原生态的龙母文化。大明山西南麓的两江、马头、罗波、陆斡一带在先秦时代是壮族先民骆越族的一个大聚落,这一地带出土的先秦时期的文物是岭南地区最丰富的。上个世纪80年代这里陆续发现了元龙坡商周墓群、安等秧战国墓群、岜马山商代岩洞葬、独山战国岩洞葬、商周敢猪岩洞葬等遗址,从这些古遗址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可以断定,这一地区在商代就产生了灿烂的青铜文明。这些商周时代的文物有不少与龙蛇图腾崇拜习俗有关,这类的文物主要有饰蛇纹的牛首提梁卣、带有龙蛇形图案的铜盘、石范、纺轮、蛇形玉雕饰等。这些龙蛇图腾崇拜的文物都是广西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龙蛇图腾崇拜文物,这些文物的出土向我们透露了商代的环大明山地区确实存在着一个以龙蛇为图腾的强大古国的信息,环大明山龙母文化就是这一古国信仰的原始宗教。

    策蹇镆邪山畔行,乱云急雨一时生。

    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都有壮族龙母文化的基因,是次生性的龙母文化,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与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存在着深刻的源流关系。在环大明山地区和邕江流域,“蒲”是老祖母的尊称。从武鸣县的东江、西江沿岸到右江、邕江沿岸的龙母都有“蒲”字的文化特征,如邕宁蒲庙里龙母就叫“蒲神”,译成汉语就是“阿婆神”,沿江一直到藤县、梧州和广东德庆的汉族地区,龙母就变成姓“蒲”的女神了,秦汉时代的壮族先民是没有姓的,龙母姓“蒲”是远古的壮族龙母文化遗留下来的信息。

    风声度涧喧林麓,岚气浮空结化城。

    二、大明山是骆越人的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的古都

    新水频添旧水浊,午烟不断晚烟迎。

    龙母文化发祥地的发现使隐藏在历史尘埃中的大明山史前文明显露出她的灿烂光彩,专家们进一步挖掘研究,终于认定大明山西南麓是骆越人最早的祖居地,是骆越古国最早的都城。

    眼中一片迷离景,好与维摩寄远情。

    1.壮族古地名文化遗存透露出古“骆越”的信息

    永利402com官方,烟雨大明山如梦如幻,妙不可言。从诗中使用“化城”、“维摩”等语来看,刘定逌这位才子是用禅理来诠释风雨大明山的。他认为大明山烟雨美景已达到佛家所谓的小乘境界,也就是一种使人脱离一切烦恼,进入一个自由的、无拘无束的境界。诗的最后,在大明山成长起来的诗人甚至认为,大明山一片模糊不清的烟景,正好与维摩遥相呼应,也就是可以使人从现实世界的此岸,到达大彻大悟的彼岸。这种说法在今天看来未免有点“玄”,但无可否认的是,刘定逌诗中物我两忘的意境,正好说明他对这座祖宗神山有着非常深刻的感悟:大明山的烟雨美景令人忘记一切烦恼和欲望!说明诗人对大明山评价相当高。

    位于武鸣县大明山主峰龙头峰南麓的陆斡镇,壮语地名叫Loegvet,这一地名的读音与“骆越”的古读音完全一致;在陆斡镇正北面,有一个名叫“小陆”的小圩镇,古壮语的意思即是“骆王”;在小陆的北面,有一个古代著名的大庙,名字叫“庙召陆”,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王庙。两江镇有“赵江”、“南朝庙”,陆斡镇凤林村有“南巢泉”等,译成汉语就是“骆王江”、“骆王庙”、“骆王泉”,这些地名均与“骆王” 相关。据清代君钜所著的《武缘县图经》记载,流经这一带的河水,古称可沪江、何滤江或渭笼江、武离江,这些名字皆为“骆越水”的一音之转。大明山西南麓“骆越”、“骆王”和“骆越水”地名的遗存,在整个骆越故地中是绝无仅有的,说明大明山西南麓的壮族人还留有骆越古国的深刻记忆。

    其他前辈诸如耿昭需、江鱼、李友柱等人赞美大明山的诗、亦不失为佳作。但和李璧、刘定逌的作品一样,只散见于方誌或个人诗文集中,未有片言只字刻挂在大明山上。

    2. 大量骆越文物的出土为“骆越古都”提供了实物证据

    今天,填补大明山这一传统文化空白的任务,已历史性地落在罗世敏局长的肩头。换了别人,只要将前贤的诗或全篇或摘佳句,请几个工匠刻在岩壁上,或刻制在木板后往景点上一挂,便可称大功告成。这的确又快捷又省心。然而,这不是罗世敏局长的风格。身为开拓创新型的带头人,他不赞成完全靠前人的作品来妆点门面。当然,他绝不摒弃前人好的东西,事实上前人有些作品的确能为大明山增色,并得到他的肯定。但罗局长更看重能反映时代精神面貌的佳作。因为他做的是名山事业、需要的是盛世华章。

    武鸣马头元龙坡商周古墓群和安等秧春秋战国古墓群是迄今为止广西发现的规模最大、年代最久的骆越古墓群,共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一千多件。这两处年代衔接的墓群,具有相当高的古国文明。铜鼓是骆越古国的标志性文物,骆越古国也因此被称为铜鼓王国。在两江镇独山战国墓正北面不远的板潘屯岽很坡伴随青铜短剑、铜矛和铜铃出土的5面战国时代的冷水冲型铜鼓,是最早期的真正意义上的骆越铜鼓。大明山西南麓也是骆越故地出土青铜剑最多的地区。考古研究的成果充分证明了这一带是岭南的青铜文化中心。

    或许他的要求太高了。他要求作品必须无愧时代,不让名山。他要让现代文人来改写大明山上无片言只字的历史。罗局长有这样的胆识,更有这样的信心!为此,他礼贤下士,邀请广西楹联学会有关人员前来大明山,共商文明建设大计。

    3. 大明山地区有“骆垌舞”等骆越古文化“活化石”的遗存

    楹联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这种除了标语口号之外最简短的文学体裁,在中国名山大川中的作用,是任何文体都不能取代的。有人说,楹联是奇山秀水的灵魂,这个比拟不无道理。一副好联,往往能为奇山秀水起画龙点睛的作用。短短两句,胜过洋洋万言。奇山秀水没有楹联,如同一个没有教养的村姑,即使如何艳丽亦虚有其表,动静之间无不俗气逼人,终归成不了绝代佳人,更遑论登大雅之堂了。佳山佳水配佳联,才会相得益彰,这是中国传统园林文化的一大特色。人们游览名山大川、风光胜地,年深日久之后,印象便会模糊。但是,从其中曾经读过的佳联妙语,却往往终生不忘。一些本来无甚特色的风景区,因为有了佳联而名声大燥。有时游客们之所以蜂拥而来某胜地,主要还是冲着那儿的佳联而来。例如,很多旅游者前往昆明大观楼,往往为的就是要一睹那副名震天下的古今第一长联的风采。

    2006年,专家们在武鸣马头、锣圩、城厢等地发现了一种名叫“跳骆垌”的壮族师公舞,这一舞蹈仅流传于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几个乡镇。舞蹈由十多名带着傩面的师公表演,反映古骆越军队阅兵、行军、作战、凯旋、祭祀等内容。据考证,骆越古国的国王叫“召王”或“召雄”,王子叫“公郎”,将军叫“骆垌”,这些古骆越国的国王与百官名字在越南等地只见于1000多年前的《大越史记》等古籍中,而这些骆越古都的文化却以“活化石”的形式遗存在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壮族民间,这说明大明山地区还保留着骆越古都的记忆,而这一记忆又说明了骆越古都就位于大明山西南麓。

    山水给楹联以想象,楹联给山水以灵魂。对楹联文化深有研究的罗世敏局长早就懂得这一点。为了让楹联——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奇葩在大明山上绽放,他翻阅了大量有关楹联文化的书籍。到外地出差考察时,他从不放过当地的每一副佳联。有人说,罗世敏局长如果不当领导,不被繁忙的事务缠身,他完全可以成为一位造诣颇深的诗人、楹联家。这绝非谀辞。不过,可惜的是世事很难两全。为了让大明山早日以全新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目前,罗局长不得不全身心地投入大明山开发利用之中去,这才是主要的,也是至关重要的,至于楹联只能是他的业余创作。然而,大明山应该庆幸,她不仅得到一位熟悉业务的罗世敏局长,还得到一位深谙传统文化重要性的罗世敏主任。真可谓鱼与熊掌二者兼得了。

    4. 大明山地区发现了大量的古骆越军队活动的文化遗存

    2006年7月24日晚上8时30分,大明山龙腾宾馆四楼会议厅,举行了一场隆重而简洁的欢迎会。要务缠身的罗世敏局长,千方百计挤出宝贵的时间亲自主持会议,并认真听取广西楹联学会有关人员的意见和建议,主要是围绕之前提交的实施方案进行讨论。事实上,罗局长已认真研究了广西楹联学会那份实施方案,对其可行性作了非常客观的分析。总体而言,该方案对大明山的文明建设很有帮助,只是对其中的经重缓急,罗局长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对如何开展工作,他早已胸有成竹。

    武鸣县两江镇的剑江传说是“骆越王铸剑的地方”,赵江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越王江,在赵江的支流汉溪上,有一段遗留许多古磨刀石的溪谷。当地老百姓说,整个山谷有一百多处磨刀痕迹。经初步考察,在一段二十多米的溪谷中,专家已确认了四十多处的磨刀痕迹,其痕迹十分古老,且形状独特,显然为打磨古兵器所留。在磨刀石沟旁边,还发现了一处古营寨遗址。在大明山的四天坪、龙头山、橄榄峡谷等地也发现了不少石砌的寨墙遗址,这些有青铜兵器出土的古营寨显然是古骆越军队的文化遗存。

    听完专家们的发言后,罗世敏局长表示非常欢迎和感谢。不过,他对目前要举行一次全国性征联来为大明山征集景点楹联持否定态度。他说,我不怀疑全国有很多楹联高手,相信他们的水平也不低,他们的名气也可以为大明山增添光彩。但有一点是必须注意的,那就是这些楹联家大都对广西,特别是对大明山的情况不了解,即使有些人来过广西,上过大明山,也不过是蜻蜓点水罢了,对大明山没有多大感悟。如果靠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而获得的印象来描绘大明山,绝对是皮毛的东西。何况有些名家连大明山在地图上那一角都没有概念,为了应付征联只好闭门造车,这种隔山买老牛的作法,肯定得不到好作品。一旦名家来稿不合用,就使大明山处在两难的境地:用吧,作品离题万里;不用吧,又会使名家不高兴。那不是自找麻烦么?另外,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搞征联,一旦得不到理想用联,既劳师动众又耗费时日,到头还得组织专家来撰写。那么,专家是谁,还不就是在座各位?于是,罗局长话锋一转,郑重其事地说:“既然这样,何必搞什么征联活动?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了。那么,大明山急需的风景楹联谁来撰写呢?就是在座各位专家!现在我代表大明山方面,郑重地把这个任务交给广西楹联学会,希望专家们大力支持我们。拜托了……”

    骆越人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都城的发现终于破解了龙母文化发源于大明山地区的经济原因和社会政治原因,龙母文化是骆越古国的宗教信仰,大明山是岭南民间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罗世敏局长这一决定,令在场的专家感到意外。筹备举办大明山风景点征联是此行的主要目的,现在,情况看来对他们有点“不妙”。搞征联活动,广西楹联学会的专家便是评师,也就是考官。不搞征联而让他们撰联,专家便变为作者,也就是考生。从考官变考生,这个落差是很大的。何况问题“严重”的是,罗世敏局长一声拜托,事实上就是要专家们成为大明圣山传统文化的开山祖,要起到当年舜帝“一犁耕破历山春”的作用。这副担子无论撂到谁的肩头都不是好挑的,搞不好会被压垮。他们不免有点犹豫了。

    三.大明山是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的原生地。

    罗局长显然猜透了大家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地说,我把这个任务交给各位,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实大家也明白,为大明山撰联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正如我自己,从南宁市委宣传部来到大明山,工作艰苦不说,仅从经济收入来看,每月就减去了一大截。我干不干呢?干!因为我搞的是名山事业,是功在千秋的大业。另外,我这个人就喜欢挑战,喜欢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人往往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才能闯出生路,正所谓背水之战,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道理专家们要比我领会得更深,我就不班门弄斧了。我想说的是,我相信大家一定能为大明山写出佳联,因为我拜读过你们为南宁市人民公园撰写的楹联,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我经办的呢!所以我对专家们完全有信心。我希望在座各位发挥出高水平为大明山增光。大明山会感谢你们,大明山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名字!

    岭南地区除了龙母文化外,影响最大的民间信仰还有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这两个民间信仰的原生地也在大明山地区。

    后来,有人开玩笑说,罗局长这番话是将老人当小孩,连哄带捧。不过,应该承认,广西楹联学会专家们最终能为大明山写出了一批佳作,与罗局长的“哄”和“捧”是密不可分的!古语有云:“诗对会家吟”,在专家们的眼中,罗局长就是“会家”,也就是他们的知音,是他们的知己。“士为知己者死”嘛,于是他们豁出去了!

    三界神崇拜是岭南地区特有的的原生态民间宗教信仰。这一民间信仰最早的形态是天界、地界、人界三界之王的崇拜,明代以后随着汉族人大量迁入广西,这一古老的民间信仰在汉族人的聚居区逐渐演变为一个神祗,变成了药神和冯姓的保护神。三界神崇拜的主要区域是古骆越水流域即郁江流域,这一区域正是壮族先民古骆越人的聚居地。

    罗局长“连哄带捧”,终于让广西楹联学会的专家们接受了任务,并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大明山之旅。当然 ,罗世敏局长并不知道,上山之前这些专家中有几位已接受了一本描绘企业家风采书籍的采写任务。为了全力投入大明山楹联创作,他们不得不辞去采写工作,让有关单位另请高明。

    在壮族的古籍《麽经布洛陀》中,每一章经诗的开篇都是“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的赞词,可见在开天辟地的洪荒时代,三界神崇拜就产生了,三界神显然是壮族先民的原始信仰。三界神最早的踪迹在大明山地区广泛遗存。三界神按照大明山地区民间师公解释是天公、地母君,天公原先是雷神,后来变成了玉皇大帝,地母就是龙母,圣君就是珠江守护神“掘尾龙”,后来又转世成了水神真武和大明山地区古代的统治者韦厥、岑瑛等。三界神的演变透露出岭南丰富的历史信息。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在谈论创作时指出:“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罗局长非常清楚,要写大明山、写好大明山,就要深入了解大明山。不仅要了解地理的大明山、历史的大明山、民族的大明山,还必须和大明山融为一体,去读懂大明山的阴晴雨雪、朝云暮霭;倾听大明山的风号泉鸣、虫声鸟语;感悟大明山的一草一木、一丘一壑。于是,在他的安排下,广西楹联学会的专家们一上、二上……乃至五上大明山体验生活。这些年过花甲的楹联家为了写出无愧时代、不让名山的佳作,不辞劳苦,踏遍了大明山所有的旅游线路。其中,令周绍麟和廖铁星两位联家最为难忘的是,2006年10月2日,罗世敏局长特别邀请他们和大明山管理局全体员工一起步行穿越龙母大峡谷。20多公里的崎岖山路,从上午9时入谷,到下午5时20分才从谷底翻越到龙母庙,可说是历尽艰辛,但他们都坚持下来了。因为他们理解罗局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他们“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如此才能对大明山有深刻的体会,才能完成从感性到理性的升华。所以,有人说,大明山楹联与其说是写出来的,还不如说是走出来的!

    大明山地区最重要的三界神庙有大明山上的天地庙、马山古零镇的三界庙、上林县塘红乡石门村的天地庙、隆安县那垌镇的三界庙,这四个三界庙在大明山地区和岭南地区都有深远的影响。

    在穿越龙母大峡谷的过程中,专家们得到罗世敏局长无微不至的关怀。队伍中最年长的周绍麟,罗局长派办公室主任小夏全程护卫,寸步不离,以确保安全。这使专家们非常感动。

    大明山天地庙原在大明山南面武鸣县两江镇龙母村通往北面上林县西燕镇的水陈峰古道坳口,解放初被毁。大明山天地庙在清代香火最旺,远近各县的壮族群众都来祭拜。毁坏后它的影响仍然很大,前几年广泛流传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天地庙的龙母向横县的一个老板托梦,说是大明山四天坪有一缸珍宝,要他去挖,后来这一老板根据龙母托梦的标识挖出了珍宝。为了报答神恩,横县的这一个老板每年都到大明山水陈峰的天地庙上香。后来武鸣、马山、大化各县的群众修复了水陈峰的天地庙,据说修水陈峰天地庙也是龙母同时向这几个县的人托梦提出来的。大明山地区近年来还流传了不少天地庙如何灵验的故事,可见天地三界神在民众中影响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裒减。

    第一批楹联初稿出来后,罗局长的肯定和赞扬,使专家们信心倍增。

    大明山天地庙按民间的说法是设在通往天上的天柱上,是设在日中无影的“阳中至阳”的地方,因而能通天地,明人事。在整个岭南,所有的天地庙和三界庙都没有大明山天地庙这样的地位,大明山天地庙是三界神的始祖庙。

    为了便于召集,罗局长特意选择地处风景秀丽的南湖边的老树咖啡馆,召开了一次大明山楹联讨论会。讨论会开得很热烈,人们把重点放在第一批四副山门联上。罗局长发言时,显然动了感情。他说:“或许我孤陋寡闻,不过,就我所知,这几副联的水平,目前恐怕没有人能超越的了。”那么,让罗局长推崇备至的这几副山门联究竟如何了不起呢?我们现在就来剖析一下吧。

    在岭南还有一个影响很大的民间信仰,叫大王神崇拜。大王神的崇拜圈和骆越古国的范围基本相当。大王庙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古骆越水也即郁江流域一带。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的骆越水源头至南宁左、右江交汇的三江口的古骆越水沿岸,几乎每一个大的村落都有大王神庙。这一带重要的大王神庙有武鸣县马头镇全曾村庙口屯的召王庙、罗波镇凤林村的高祖庙、城厢镇夏黄村的岜王庙、锣圩镇的岜勋大王庙、隆安县丁当镇的石马大王庙、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城厢镇的周大王庙、南宁西乡塘区三江口宋村的那廊大王庙、江南区那洪镇的大王庙。这些地方的大王庙解放前都建得非常宏伟,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更是壮观,有四至五进深,占地十多亩。这两座庙前都立有高耸达十多米的石桅图腾柱,在广西这样的庙宇样式较为独特。

    正面大门联:

    在环大明山地区的壮族村寨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独特的节日叫做大王节,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传说是大王去世举行葬礼的日子,民谣中有“十七大王伤,十八大王死,十九造棺木,二十葬大王”说法。在七月二十这一天,家家都杀鸭祭拜大王。从这一习俗来看,大王节很可能是骆越古国的国殇日。

    一柱镇南天,合嵩恒华泰诸峰,同撑世界;

    三才称八桂,有壮汉苗瑶百族,巧创文明。

    这副联不仅大气,而且定位很准确。上联把大明山与五岳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中岳蒿山相提并论,以彰显大明山在历史、地理上的重要性。由于大明山乃壮族圣山,所以联意就隐含壮族人民和其他民族一样担负支撑中华民族这个大世界的责任,壮族和其他民族紧密团结在一起的意思。另外,壮族圣山大明山地处首府南宁,故其历史、文化、政治背景可以影响整个广西。广西历来人才辈出,在创造中华文明和地方文明的进程中,广西各族人民都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做出了光耀史册的贡献。这副联纵横兼顾,不仅有历史的厚重感,更有鲜明的时代感。罗世敏局长提议以该联作为主山门联,很有眼光。的确,非此联无以涵盖大明山!

    正大门左侧联:

    大哉!百越崇基祖此山,巍巍也,先三皇而命世;

    明矣!千年龙母昭其圣,赫赫焉,后五岳以扬名。

    如果说这副联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话,那就是:观点独到。大明山是骆越发祥地,远在三皇五帝之前,骆越祖先即在这里生息繁衍,说明壮族人民具有悠久的历史。而壮族人民所信奉的龙母文化的发源地是大明山,善良的龙母扶危济困的传说,使壮族圣山能在五岳之后声名显赫。“先三皇而命世,后五岳以扬名”,从另一角度看,也说明壮民族的不张扬和谦虚谨慎。

    正大门右侧联:

    日朗时清,正紫气东来,圣地重开新境界;

    云阶月殿,问仙踪何处,人间今见大罗天。

    这是一副颂扬联。按中国千年惯例,每处重要风景区开发或重修,都应有这样的联。曾有人提议将其作为主大门联,是有一定道理的。全联紧扣人间仙境主题,其意思是太平盛世开发大明山,让大明山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大明山今天已是人间仙境,是神仙居住的地方,那么,神仙们还要到哪里去呢?应该选择大明山了。读此联,人们会想到唐代牛僧儒《周秦行纪》中著名的诗:“香风引到大罗天,月地云阶拜洞仙。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联句无疑是从诗中衍化而来,但并不是生吞活剥,比原诗思想积极得多。

    还有一副是大门背面正中联:

    果然天地多情,纵南疆风物无穷,犹令奇山飞来岭表;

    试问古今何异,献龙母慈心一点,即如春雨滋润人间。

    这副联是旅游者下山时必须面对的,故而起到为大明山风景区作总结的作用。它提醒人们,风光景物异常丰富的广西,因有大明山而加奇丽了,这无疑是造物的眷顾,因此人们不应忘记大明山;大明山的龙母文化应随旅游者下山而传扬出去,告诉世人龙母文化的要点慈心是古今没有差异的,它让人类生存的环境充满希望。这和今天构建和谐社会的主导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发布于考古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关键词:

上一篇:古建筑一绝——东门旧城“南”字山庄

下一篇:没有了